中国法务网

山东济南两级人民法院对举证不能的八年陈案立案改判疑点重重

更新时间:2021-03-31 19:56点击:

来自山东济南的耿祥义先生,此次借助媒体讲述了夫妻共债约八年陈案在举证不能情况下立案改判的前因后果,表达自己对济南中级人民法院和天桥区人民法院判决书的质疑,并且提出会在相关部门抗诉。

事件经过:被告人张富勇分别于2009年1月14日和2009年3月20日以公司经营资金需要为由两次向耿祥义借款本金共计457900元。

2012年3月14日,张富勇又以公司经营资金紧张为由将2009年1月14日和2009年3月20日两张借条自愿向耿祥义出具展期借条两份,再次确认债权债务关系,认可债权债务关系,并且约定支付利息。

2013年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天民四初字第18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结果如下:

(1)张富勇承担诉讼费、代理费等经济损失的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2)欠款为张富勇、迟少丽夫妻共同承担债务。

展期借条图片如下:

 

山东济南两级人民法院对举证不能的八年陈案立案改判疑点重重

 

 

 

山东济南两级人民法院对举证不能的八年陈案立案改判疑点重重

 

 

2013年判决书图片如下:

 

山东济南两级人民法院对举证不能的八年陈案立案改判疑点重重

 

 

 

山东济南两级人民法院对举证不能的八年陈案立案改判疑点重重

 

 

 

山东济南两级人民法院对举证不能的八年陈案立案改判疑点重重

 

 

以上情况表明:

(1)张富勇向耿祥义出具的两份展期借条已经标明“借款理由是资金紧张”,并且在法院审理过程中自认是“因经营资金紧张”向耿祥义借款。

(2)张富勇、迟少丽夫妻共同承担债务,不仅偿清欠款,还要支付约定利息,而且承担诉讼费、代理费等一切经济损失,并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但是,在判决书下达后的将近八年时间,耿祥义不仅没有拿回自己的任何借款及相应的利息,反而迎来了惊天霹雳。

2020年,济南中级人民法院、天桥区人民法院判决

2020年判决书图片如下:

 

山东济南两级人民法院对举证不能的八年陈案立案改判疑点重重

 

 

 

山东济南两级人民法院对举证不能的八年陈案立案改判疑点重重

 

 

 

山东济南两级人民法院对举证不能的八年陈案立案改判疑点重重

 

 

 

山东济南两级人民法院对举证不能的八年陈案立案改判疑点重重

 

 

 

山东济南两级人民法院对举证不能的八年陈案立案改判疑点重重

 

 

 

山东济南两级人民法院对举证不能的八年陈案立案改判疑点重重

 

 

对于迟少丽应否承担共同还款责任的事实,通过了解案件和查看庭审记录,有几个法院立案改判的疑问点:

第一:张富勇和迟少丽是2011年4月28日协议离婚,债务是2009年1月14日和2009年3月20日张富勇以“资金紧张”“经营需求”为由借款,当时张富勇和迟少丽为法律规定合法夫妻,并没有离婚,债务就应为夫妻共有债务。并且2013年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天民四初字第186号民事判决书也是判决为夫妻共同承担债务。迟少丽在法院判决结束后6个月内并没有向法院提起任何质疑及诉讼。

时隔约八年,迟少丽没有提供任何证明借款没有用在夫妻经营和生活上的相关证据,法院再次立案改判,举证不能,为何法院立案改判?

第二:在山东省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2020)鲁0105再4号民事判决书第7页迟少丽提交(第3点)(第4点)证据中人为添加耿祥义不认可的证据。

迟少丽提交证据中(第3点)(第4点),在耿祥义不认可的情况下,法院强加上去,用意何在?

图片如下:

 

山东济南两级人民法院对举证不能的八年陈案立案改判疑点重重

 

 

第三:迟少丽个人建设银行卡交易明细显示在2009年1月10日到2009年3月20日长达70天左右无资金进账,而在耿祥义与2009年3月20日借款给张富勇后第二天2009年3月21日迟少丽账户进账50000元。

在法院,迟少丽轻描淡写说母亲给的现金,举证不能,如何解释?

迟少丽个人建设银行卡交易明细显示图片如下:

 

山东济南两级人民法院对举证不能的八年陈案立案改判疑点重重

 

 

第四:迟少丽自称不参与经营济南中通富源汽车配件有限公司。

但以下几点如何解释?

(1)在2004年工商局济南中通富源汽车配件有限公司变更信息中体现迟少丽为法定代表人(负责人、董事长、首席代表),占股50%比例。(详见下图一)

(2)安排直系亲属迟少丽弟弟在公司干活,迟少丽弟媳做会计。

(备注:耿祥义去济南中通富源公司找张富勇和迟少丽催欠款时,张富勇和迟少丽不在场,由迟少丽弟弟接待,耿祥义在济南中通富源公司与迟少丽弟弟曾发生矛盾,公安系统有备案。法院可向公安系统调取报警记录。)

(3)济南中通富源汽车配件有限公司对外发布企业信息,预留联系人都是法人迟少丽。(详见下图二)

(4)证人于景云证明迟少丽在公司是接待客户和卖点东西的(详见下图三)。

 

山东济南两级人民法院对举证不能的八年陈案立案改判疑点重重

 

 

 

山东济南两级人民法院对举证不能的八年陈案立案改判疑点重重

 

 

 

山东济南两级人民法院对举证不能的八年陈案立案改判疑点重重

 

 

综合以上几个疑问,请法院,请迟少丽,张富勇,拿出实质性证据,并且承担相应的责任和义务。

请法院保证公平公正的情况下重新审理此案,朗朗乾坤,世界自有公道。

后续媒体还会持续跟踪报道。

官方微信公众号